难忘的夜

2020-01-06 14:35:48 | 作者:朱杰溧 | 点击: |
难忘的夜https://www.sengzan.com/sanwensuibi/6339.html

  多年过去了,银川那个特别的夜,让我刻骨铭心,永生难忘!人生有多少意料之外的事会发生在夜晚呢?又有多少未知会出现呢?

  一直特别恐惧漆黑的夜。晚上出去,一定要人陪着。从小就是,说不上来到底怕什么了,反正就是怕,胆小没办法。也说不上来,是怕看见的还是怕看不见的,总之就是怕,尤其是雷电交加的夜。蜷缩在角落里,心揪作一团,无法动弹,无法放开。有时候也会故作镇定,给自己一万个佯装不屑的理由,可终归还是失败的,刻服不了内心的怯懦,伪装不了豁达。

难忘的夜

  银川漂泊的时候,住的是表嫂家刚买不久的旧土房。他们是买地皮了。我是个随遇而安不挑剔的人。到任何一个地方,只要有个安身之地,已经心满意足了,不会抱怨也不会埋怨。也许是阎王爷在我投胎的时候,把所有攀比虚荣的那些经给剃掉了吧。任何时候都能波澜不惊的过自己的日子。家乡人把没有房子,白住或租住别人房子过的生活,叫做“为零”。行至如今,我“为零”已经十多个年头了。有文字陪伴,依然快乐知足,心平如镜。

  爱人在靖边跟着朋友一起打工,平时家里就我和孩子两人,孩子一岁多。记得夏天的一个深夜,孩子发烧了,量了一下体温,差一点三十九度。妈呀,顿时,睡意全无。望着黑夜,忧虑些许,烧的这么厉害,等到天亮是不可能的,物理降温以前试过,作用不大。可能是操作不当吧。家里什么退烧药都没有。没得选择,也不容多想。抱起孩子,开门冲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夜。多亏是熟路,平坦无障碍。孩子的头软绵绵的耷拉在我的肩膀上,眼睛紧闭,小脸彤红,不停的哼哼,连呼出的气息都热呼呼的。我的焦躁和孩子的气息凝结在一起,行走在空旷的夜里。那一刻,所有的恐惧都抛在了脑后。

  午夜的十字街上,夜静谧的让人头皮发麻。好在我住的地方离药房门市不远,大概三十多米远。过了公路,径直走到人家门口敲门。药房是夫妻俩开的,女医生年龄和我相仿,有一个稍比我孩子大点的孩子。两人都起来了,很热情的给孩子检查,考虑吊针有困难,征得我的同意,就给孩子打了针退烧针。我抱着孩子准备往外走。女医生和气的对我说:让我爱人送送你。估计她洞穿了我的胆怯,又或她是以常人之心推测吧,总之一切没逃过她的眼睛。半夜三更的给人家添这么大的麻烦,我已经很抱歉了,怎么还能再麻烦人家呢?我连忙说:不用不用,我一点都不怕。说的底气十足。人家看我如此坚决,只好作罢。

  抱着孩子,出了门,又走进了黑夜。心里那个后悔啊!夜出奇的静,静的连心跳声都能听得见。过了公路,脚步就像灌了铅一样,很重很重,俩腿还不停的颤抖。浑身的神经绷得紧紧的。平时几分钟就能走到家的路,今晚似乎加长了一倍。去的时候没察觉,回的时候怎么就这么明显呢?老觉着后面无声无息跟着人,不禁毛骨悚然汗毛倒竖。或满面忧伤,或披头散发,或青面獠牙……一辆货车疾驰而来。借着车灯,壮着胆子迅速转身往后一看,身后什么都没有。趁着光亮,赶紧加快脚步,走进大门。

  那一刻,我才懂得,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担当。漆黑的夜里迸发出的潜能自己也始料未及。也许没有到逼上梁山的境地,我永远都不会知道,自己也会那么牵强的勇敢着,承担着。那么的不顾一切,行走在黑夜里!

  朱杰溧

  

  • 上一篇:过大年步步高
  • 下一篇:童年玩耍记